回到
頂部
當前位置 首頁 > 新聞資訊 > 行業新聞
香港港口:高端航運服務業帶來新機遇
打印本頁發表時間: 2019-06-13 17:45 瀏覽次數:信息來源: 市港務局 字號:

(來源:海事服務網CNSS)

每年近2000萬個貨柜裝卸、23%的就業人口……香港因港口而得名,也因港口而繁榮。然而,隨著本地成本增加、外部競爭激烈,其世界著名貨柜港的光環正逐漸淡去,香港港口,需要一場新生。

現狀:世界最繁忙貨柜港光環淡化

50年前,香港開始發展貨柜碼頭,上世紀70至90年代是香港貨柜業的黃金發展期。受惠于蓬勃發展的海上貿易和中國改革開放,香港成為全世界最繁忙的貨柜港之一。

“我還記得20世紀90年代的高峰期,每周有500班船來港,一年要處理2000萬個貨柜。”香港特區立法會航運交通界議員易志明說。

事實確實如此,作為航運業一個重要環節,港口對香港經濟十分重要。

2001年,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后,香港借力飛速發展轉口港。2001年至2004年,香港港口連續數年成為全球最繁忙的貨柜碼頭。然而自2005年,新加坡超越香港,一舉成為全球吞吐量最大的貨柜碼頭,自此10余年間,香港分別被上海、深圳、釜山等超越,香港港口的國際排名持續下跌,2018年跌至世界排名第七。

根據香港海事處最新統計數據,今年前四個月,香港貨柜吞吐量為600萬標準貨柜箱,較去年同期下跌7%。

下跌的原因不止一個。近年來,內地港口競爭激烈,廣州的南沙港、深圳的鹽田港(5.240,0.02,0.38%)等除了快速擴展其基建之外,還拓展國際航線,爭取成為國際航運樞紐。此外,香港鄰近地區,如新加坡及釜山,也在與香港競爭中轉貨量。

易志明說,隨著深圳鹽田等內地碼頭設施完善,加之貨物運輸費用低,越來越多的貨物選擇從內地進出口,“但憑借便捷、高效的清關流程,高附加值、時間要求緊迫的貨物仍然會選擇香港碼頭。”

轉型:進軍航運金融業和航運保險業

對現代港口而言,“吞吐量”已不再是“金指標”,依托服務業,向航運金融業和航運保險業轉型,給香港帶來了一個蓬勃的港口新時代。

2016年4月,香港成立海運港口局,負責制訂策略和政策,推動香港的高增值和專業航運服務業增長,促進人力培訓以及提升香港的國際航運中心地位。

“每個航運中心都有自己的特點,比如倫敦港依托航運金融業,上海港則貨柜吞吐量巨大。香港有著與國際接軌的金融、法律體系,專業人才集中,航運金融業和航運保險業等高端服務業是香港港口發展的目標。”香港理工大學航運研究中心副主任楊冬說。

為鞏固香港港口競爭力,香港國際貨柜碼頭等四個貨柜碼頭運營商在2019年初組成“香港海港聯盟”,目標是希望提升貨柜碼頭操作效率,以“設施共享”模式,通過協同效應,有效控制成本,讓客戶獲得更好的服務,從而為香港港口帶來更多商機,建構一個蓬勃的港口。

如葵青貨柜碼頭就以“設施共享”新模式進行操作。“香港海港聯盟”可以為船公司提供23個船舶及12個躉船泊位,以及262公頃的貨柜堆場,能同時處理8艘裝載量超過1.8萬標準箱的超大型船舶。在此模式下,船公司客戶得到更高效服務,香港港口整體競爭力亦得以提升。

未來:將大灣區市場的“餅”做大

科技維度之外,粵港澳大灣區為香港港口的未來提供了更大的空間維度。隨著“9+2”城市群的日益融合,大灣區碼頭群成為十分值得期待的未來圖景。

《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》指出,將鞏固及提升香港的國際航運中心地位,支持香港發展船舶管理及租賃、船舶融資、海事法律及爭議解決等高端航運服務業。

規劃綱要提出,香港利用“一國兩制”的優勢,與廣州、深圳形成優勢互補、互惠共贏的港口、航運、物流和配套服務體系,進一步增強港口群整體國際競爭力。

對大灣區內各個港口的定位和作用,易志明設想得十分詳細:廣州港(4.040,0.02,0.50%)依托其廣闊的腹地向內發展;深圳港憑借勞動力和運輸費價格低廉的優勢,以發展出口為主;香港則匯聚金融、法律等專業人才,“一國兩制”帶來便捷的清關程序,可以繼續保持發展轉口貿易。

對此,楊冬也表示認同。他認為,深圳、廣州和香港與其相互競爭,不如打破壁壘,整合港口資源,結合三地港口優點,更好地分配資源,提高整體競爭力,這樣才可與新加坡港在國際貿易上競爭。

易志明還建議,香港可以成立一個具有行政權力的機構,統籌管理香港港口和大灣區其他城市協調發展,實現良性發展,“大灣區港口市場的餅就那么大,不要搶食,要一起合作把大灣區的餅做大”。

可以想象,作為華南地區的主要港口之一,隨著與粵港澳大灣區其他城市日趨融合,香港港口的發展前景將更加趨繁榮、亮麗。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瀏覽次數:
安徽时时彩快3开奖结果